核心提示:
“啊……”凄厉的一声喊叫,也撕破了T大校园里宁静的夜空,随着那一声喊,仲晚秋转身仓皇的奔跑着,泪水满溢在眸中,刚刚看到的一幕已经彻底的撕裂了她的心。

“啊……”凄厉的一声喊叫,也撕破了T大校园里宁静的夜空,随着那一声喊,仲晚秋转身仓皇的奔跑着,泪水满溢在眸中,刚刚看到的一幕已经彻底的撕裂了她的心。
夏景轩。
靳若雪。
那华丽而痴缠的拥吻。
可是,夏景轩一直都是她的男友,这是T大人尽皆知的事情。
可现在,什么都变了,夏景轩与靳若雪不止是拥抱,竟然还……还亲吻了。
“晚秋……”在听到晚秋的声音时,夏景轩下意识的松开了靳若雪转身就向仲晚秋追去。 

耳边,是夏景轩的脚步声,一声声,沉重的敲打着晚秋的心,竟是,那般的痛。
不要,她不要让他追上她,现在,她不会再让他碰她一根手指头。
他欺骗了她,曾经,他告诉她她是他唯一的最爱,可是,他居然背着她与靳若雪在她与他从前经常一起约会的地方约会了。
心里,在苦苦的笑,他一定是以为她又去家教了吧,是的,她是真的去了,可当她赶到学生家里的时候,才发现她的学生已随着父母去看电影了,她这才发现手机里一条未曾打开的短信,原来,学生早就通知她了,是她放学的时候赶得太急而没有来得及看手机而一直没有发现,不过,她现在一点也不后悔遇上了这样的事。
她去家教的事也是告诉了夏景轩的。
她该庆幸的,如果不是遇到了刚刚的那一幕,她又怎么能看清楚一个人呢。
夏景轩与靳若雪。
仲晚秋泪如雨下,眼前的路已一片模糊,那般快速的奔跑已经惹来了校园里三三两两的人的观望。
可这儿,又有什么关系呢?
她真的不在意的。
她现在只想离开夏景轩远远的,否则,她觉得她周遭的空气也是肮脏的了。
飞快的冲出校门,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是哪里来的速度,长腿的夏景轩居然也没有追上她。
站在校门前的路边,仲晚秋的目光落在了马路上,可是奇怪的,现在还不晚,按照T市的习惯,这时人们也才吃过晚饭而已,按理,的士应该有很多的,可是不止是的士,马路上就连一部车都没有。
“晚秋……”
夏景轩的声音越来越近了。
晚秋慌忙的再次看向马路上,终于,她看到了一部车,却不是的士车。
不管了,不管是什么车她都要上去,只要能够载着她离开夏景轩就好,她不想听他任何的解释,自己亲眼看到的,怎么也假不了。
身子一移,她做了一个停车的手势,便想也不想的站到了马路中央,那位置刚刚好是即将赶到的小车的必经之地。
“咔……”猛的一声响,那刹车的声音震的人的耳鼓有些不舒服,车子的车窗瞬间就被摇了下来,一道冷冷的声音向晚秋喝来,“走开,找死也不能撞我的车。”
那声音磁性而悦耳,与他冰冷的味道真的不相衬,可这些,都无关紧要了,晚秋不假思索的冲到副驾驶座前,“开门,我要上车。”仿佛,这部车就是她专用的私车似的。
男子不屑的摇摇头,“疯子。”说完,他便理也不理她的直接向后面倒着车子,准备避开她直接走人。
马路上,还是没有其它的车子经过,仿佛这一部车就是来拯救她似的。
身后,夏景轩的声音又是响亮的传来,“晚秋,别走,我有话要对你说。”
听着夏景轩的声音,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,眼看着车子在倒车,仲晚秋纵身一跳,居然就跳到了车前的引擎盖上,一手死死的抓着倒车灯,她一定要走,说什么也不能让夏景轩追上她。
“Shit!果然是疯子。”男人皱了皱眉头,俊美的一张脸上那不屑的意味更浓了,眸光瞟了瞟正追过来的夏景轩,向她道:“他是你什么人?”
男人再向她确认,似乎只要确认了,他就会帮她,那是仲晚秋突然间的感觉,她感觉他一定会带自己离开的。
“是我从前的男朋友。”仲晚秋加重了‘从前’两个字的语气,奇怪的,明明刚刚还气极,可此刻,当面对男人的一张脸时,她却突然间的平静了,低低而语,语气中不带一丝波澜。
“那么,他现在已经不是你男朋友了,是不是?”
“是的。”她不犹疑,她再也不会做夏景轩的女朋友了,这一辈子都不会。
“好,那我带你走,不过,前提是你再也不能回头。”
“OK。”
她的两个英文字母的尾音还未落,便觉那男子的手臂就象是施了魔法般的从车窗递出,然后,硬生生的拉着她就从那窄窄的车窗钻进了车子。
顷刻间,仲晚秋就坐在了男人腿上,弹性而又结实的大腿,让人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了一个字眼:性感。
男人一手环着她的腰,另一手已经摆动了方向盘,几乎是同时,车子就如离弦的箭般的驶离了T大的校门口,也驶离了正追赶而来的夏景轩。
没有回头,可晚秋的目光却刚刚好的看到了倒车镜里夏景轩疯狂追向她的画面。
可她与他,完了。
在她见到他与靳若雪拥吻的时候,就彻底的完了。
人与人的缘份,也许要经过许久的酝酿才会有结果,可人与人的缘份却可以在一瞬间就彻底的冰封终结,从此,只如陌路。
“女人,要去哪儿?”耳边,都是风声,男人大声的向她喊道。
“随便,哪里都好。”
“那我带你去开房。”
“OK。”她想也不想的应着,她的思绪开始疯狂,原本已经平静下来的心又是开始狂乱。
吉它巫师,她从前是那么的喜欢夏景轩,喜欢他弹奏的每一首吉它曲,以至于她给他取了一个雅号:吉它巫师。
或者,他就象是一个巫师一样的迷惑了她的心神,让她爱上了他,却也在刚刚彻底的伤害了她。
啊,不,她不能再想他,也不可以再想他,因为,他不配。
她真的只是随口一语,可是,不久,车子便缓下了速度,仲晚秋悠然回神,才发现男人的车子正停向一个停车场,而地上停车扬的一侧就是凯斯大酒店闪亮的霓虹灯在闪烁着。
纸醉金迷的世界。
她终于清醒了过来,也才发现,她腰上的那一只男人的手,从来也没有离开过她,他始终都是紧拥着她而开的车。

最新推荐

热点排行

  • 足球宝贝沈璐尽显诱惑
    足球宝贝沈璐尽显诱惑
  • 嫩模演绎“香车美女
    嫩模演绎“香车美女”
  • 足球宝贝写真诱惑难当
    足球宝贝写真诱惑难当
  • 宋茜风格多变轻松驾驭多种造型
    宋茜风格多变轻松驾驭多种造型